ご雨 路

叙事药学:抗击疫情药物-干扰素的“前世今生”

叙事药学:抗击疫情药物-干扰素的“前世今生”
药理

本文转自中国毒理学会公众号

叙事药学:抗击疫情药物-

干扰素的“前世今生”

庞文渊 赵志刚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药学部(临床毒理专业委员会)


2020年新春伊始,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疫情伴随着春运迅速席卷全国,使得举国上下人心惶惶。为了尽快控制疫情,打赢这场防疫狙击战,中国疾病预防中心于1月28日颁发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公众防护指南》,其中将干扰素列为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防治药物,武汉、上海等地卫生健康委员会也先后将干扰素列为治疗药物。这个时候估计有人会问:“这个干扰素怎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没错,早在2003年“非典”爆发期间,干扰素就被用于一线及高危人群的防护,并立下汗马功劳!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被再次予以重任,参加到这次的防控疫情战中呢?今天药师就带大家了解一下干扰素的“前世今生”:

一、干扰素的“出生”

二、干扰素的“超能力”

干扰素的药理作用主要包含以下几个方面:

1、 抗病毒作用:干扰素是一种广谱的抗病毒制剂,对RNA病毒和DNA病毒都有抑制作用。它并不直接杀伤或抑制病毒,而是通过作用于细胞表面受体,使细胞产生抗病毒蛋白从而阻断病毒的繁殖。同时干扰素还可以直接激活免疫细胞,同时也可间接抑制病毒的复制过程,在机体早期病毒感染期间,就可以抑制病毒的生长和繁殖

2、 抗肿瘤作用:干扰素可以抑制细胞分裂,对迅速分裂细胞的抑制作用更明显,它的抗肿瘤作用机制包括抑制肿瘤细胞增殖,促进肿瘤细胞凋亡,抑制肿瘤血管生成等

3、 免疫调节作用:干扰素对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都有作用,它能够增强自然杀伤细胞和杀伤细胞的活性,从而起到调节免疫的作用,同时还可以增强巨噬细胞的细胞毒活性,调节免疫的自身稳定功能等。

4、 其他作用:干扰素还具有抗菌,抗寄生虫,抗纤维化等作用

三、干扰素的“家谱”

根据不同干扰素所传递信号的受体不同,通常将干扰素分为3个主要类型:Ⅰ型干扰素、Ⅱ型干扰素和Ⅲ型干扰素,他们的“神通”不尽相同:

1、 Ⅰ型干扰素:这类干扰素是目前临床上抗病毒治疗的主力,也是最常用的一类抗生素。根据不同的理化性质和生物学特性,Ⅰ型干扰素又可以分为α和β两类,这两类干扰素分别来源于白细胞和成纤维细胞,具有抗病毒,抗细胞分裂的作用。同时根据个别氨基酸的不同,IFNα又分为IFNα-2a、IFNα-2b及IFNα-2c等几种亚型,它们的抗病毒效果基本相同。IFNβ也可分为IFNβ-1a、IFNβ-1b两个亚型。I型干扰素被广泛应用于肝炎,多发性硬化病及多种恶性肿瘤的治疗

2、 Ⅱ型干扰素:也叫IFNγ,它来源于T细胞,通过作用于T细胞和巨噬细胞而发挥显著的细胞免疫调节作用,但它的治疗潜能可能有限,目前临床研究仅限于慢性肉芽肿性疾病,骨硬化病等的治疗。研究结果显示,Ⅱ类干扰素的抑制肿瘤效应强于Ⅰ型干扰素,IFNγ作为机体内主要的巨噬细胞刺激因子,它能够多方面调节机体的免疫反应,能够提高免疫细胞活性,抑制肿瘤细胞分裂。

3、 Ⅲ型干扰素:包括IFNλ等多种亚型,这类干扰素为新型干扰素,相关研究较少,目前临床研究仅限用于病毒性肝炎的治疗。

除此之外,根据作用时间的不同,干扰素还可分为普通干扰素和聚乙二醇干扰素:普通干扰素半衰期短,需要隔一天注射一次,使用非常不方便;聚乙二醇干扰素是指在生产的过程中对普通干扰素加以修饰,使它与聚乙二醇共价相连,这样生产的干扰素稳定性更强,药物半衰期更长,从而减少了用药频次,极大地改善了患者的用药依从性。

四、干扰素的“百变形态”

目前国内常用的干扰素制剂,既有国产的,也有进口的,剂型也是五花八门,每一种剂型都有它独特的作用,下面药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些常用的剂型:

1、注射剂、冻干粉针剂:如万复洛、英特龙、赛若金等。这类剂型是应用最广的一类制剂,同时生产工艺也较为稳定,主要用于病毒性肝炎(慢性乙肝、丙肝)、抗肿瘤、急性传染病、肺纤维化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的治疗。

2、栓剂:如淑润、安达芬、奥平等。临床上主要用于治疗由人类疱疹病毒和乳头瘤病毒感染引起的宫颈糜烂,局部药物浓度高,疗效更。

3、凝胶剂:如忆林,尤靖安等,临床上主要用于尖锐湿疣,口唇疱疹以及生殖器疱疹等疾病的治疗。尤靖安是唯一不需要冷藏,可方便随身携带的外用干扰素,将该品涂抹于皮肤以及鼻内侧可以有效地防止与病毒接触,提高局部免疫力,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病毒好。

4、喷雾剂:如捷抚等,主要用于有病毒引起的并发或复发性皮肤单纯疱疹(口唇疱疹、生殖器疱疹),也可用于尖锐湿疣的辅助治疗。喷雾剂具有直接通过鼻粘膜吸收的特点,部分干扰素可到达肺泡,直接作用于病毒感染部位,理论上对各种上呼吸道病毒感染和病毒性肺炎有效。

5、其他:除以上四种主要剂型外,干扰素还有滴眼剂(滴宁等)、气雾剂、滴鼻剂、口含片、脂质体等多种制剂用于临床。此外,缓释技术和靶向技术的研究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

五、干扰素的“另一面”:不良反应较多

正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干扰素也有它的不足之处,那就是不良反应较多:

1、 呼吸系统:流感样症状是干扰素的最常见的副作用,表现为发热、头痛、乏力、全身肌肉酸痛等。体温可高达39℃以上,流感样症状以用药初期的3-6小时最为明显,半个月后会慢慢缓解,有的患者持续时间较长,可长达3~6个月。临床上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一些体格健壮的人流感样症状较重,像个“林黛玉”;而一些体质较弱的人,流感样症状反倒很轻,甚至没有。

2、 血液系统:如外周血白细胞和血小板减少,大多为一过性,认为此与干扰素对骨髓抑制有关,也有的认为白细胞减少与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或巨噬细胞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分泌下降有关。

3、 神经系统:有些患者会出现情绪和精神异常,出现莫名其妙的恐惧感。

4、 免疫系统:可能加重或诱发原有的或潜在的自身免疫性疾病。

5、 其他:干扰素还可引起轻中度脱发、荨麻疹、肝肾功能异常等不良反应

参考文献

[1].刘树成.干扰素的分类与合理应用[J].北方药学,2016,13(11):152-153.

[2].房志仲,张彦文.干扰素剂型的研究进展[J].天津医科大学学报,2006(03):481-484.

[3].侯宁, 干扰素的临床应用评价. 中国医院用药评价与分析, 2015. 15(01): 第12-15页.

[4].张伟霞,蔡卫民.Ⅰ型干扰素临床应用最新进展[J].中国药房,2006(02):145-147.

[5].郭宏玥, 尚嘉鹏与毛静怡, 干扰素的剂型及其研究近况. 天津药学, 2009. 21(05): 第71-73页.